全世界都是病菌:令人歇斯底里的洁癖

发布时间:2019-04-18   来源:心理学知识    
字号:

来看这样一个男人。

 

M,外表中庸,性情冷漠,走在街上,他给人的感觉是公务员或者人民教师。而当我们潜入他的精神世界,突兀出来的映像完全暴露了他的性格症状:他在臆想的其实是马上脱掉自己今天早上才换的新袜子和新内裤,因为他感觉已有细菌侵入,甚至是别人的目光都让他都感到是一种病毒;

全世界都是病菌:令人歇斯底里的洁癖

他想立刻再拆开一套新的内衣和袜子穿上,这种想法让他每走一步都如过刀山。

 

M其实是一家公司总经理的秘书。这个岗位对人的细致度要求很高,M也表现得十分优秀,对每个任务都谨慎入微,将每件事情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当然,他对自身的要求也无比严苛,逐渐演变为了病态性完美主义。

 

具有强烈病态性完美主义(拘泥于事物的完全性)的人,一旦追求完美事物的想法得不到实现,便会觉得痛苦不堪。而在青年时期,他们的完美主义心理很容易加剧。但与其说具有不洁恐惧的人是害怕不干净的东西,倒不如说他们是害怕自身受异物的侵害。男人M是在强迫性人格的基础上,由于要求事事完美,而逐渐出现洁癖的症状。

 

再来看看S女,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我不敢接触外面的任何东西,感觉上面都有病菌,我不知道我这个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明显不正常,但又控制不住。比如,课桌上脏了,有灰尘了,我就会想:是不是上面也有许多细菌?哎,我自己都控制不了,还老无端怀疑哪个同学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或是什么传染病携带者。我是怎么了?我不敢碰我同学,也不喜欢别人碰我。

 

“我现在在家基本不出去了,感觉外面好脏,特别是进入菜市场,垃圾到处都是,我觉得那里的人也肯定不讲卫生。我以前挺开朗的,但我妈是一个有点神经质的人,整天逼我:拿了钱要洗手,钱上面的细菌最多;在外面打了球也要洗手;玩了电脑也要洗手;吃饭之前也一定要洗手,并且每次饭前都要问,假如我回答没洗,她就逼着我洗。家里的毛巾、筷子,是常常都要用沸水煮的;门把手、扫帚把、拖把,是经常会消毒。但是外面的人,不会像我妈那样爱干净,我就会觉得他们很脏,也许身上还有传染病。我不想这样想,但是我每天都要和妈妈生活,或多或少都有点神经质了。我妈是一个乙肝病人,我每隔3年就会打乙肝疫苗,所以我没有被传染。我感觉我妈是不是得病得怕了,害怕我也传染上别的病?”

 

与男性M不同的是,S女的洁癖更倾向于家庭教育。

 

土耳其心理病学教授巴津指出,在孩童时代受到家长的严厉管制而无法适时表达个人喜怒哀乐情绪的人,会很容易形成洁癖。

 

有些病人的父母具有强迫性人格,对病人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病人所受的家庭教育较严格、古板,甚至有些冷酷。于是病人谨小慎微,优柔寡断,过分琐碎细致,与人交往中过分死板、固执,缺乏人情味及灵活性;他们在生活上也过分强求有规律的作息制度和卫生习惯,一切务求井井有条,稍一改变就焦虑不安;有的家长对孩子的卫生要求过高过严,逼着孩子反复洗手、整理衣领,这种强烈的暗示作用,对那些敏感内向的孩子影响更大,也很容易成为诱发洁癖的主要原因。

 

另一项研究表明,洁癖是导致女性在婚姻生活中性压抑最大的罪魁祸首。

 

可悲的是,性洁癖在相当一部分人中被认为是正常的行为和表现。

 

婚前,马小姐就有洁癖,可这方面并没有被人发现或谈及,她只是一味执行自己的洁癖习惯——只要客人来吃饭,她基本准备的都是一次性的碗筷,用完就扔。只要客人一走,她就要用酒精将客人坐过的地方擦拭最少三遍以上。平时逛商场试衣服的时候,也担心别人穿过,要让服务员在衣服内垫内衬。这些在她看来都是正常的,是她“高大上”的标签,是她品质生活的象征。

 

直到遇到自己心爱的白马王子,开始了自己的婚姻生活,马小姐的生活开始发生了耐人寻味的变化。

 

新婚燕尔,马小姐的丈夫携马小姐回到老家拜见父母。整个蜜月期间,马小姐对性生活都显得十分焦虑和紧张。每次与丈夫亲密之后,她就立即冲到卫生间清洗下身并更换内裤。即使这样,她仍然隐隐约约能嗅出丈夫精液的那种特殊气味。第二天早上起来,她会认真检查床单被褥,一旦嗅到一丁点儿异味,就立即放弃当天上午的游览计划,清洗床单或被套,这使她丈夫十分恼怒和扫兴,以致后来夫妻之间频频发生口角。

 

马小姐的丈夫是东北人,而她本人来自南方。不知内情的公公婆婆,对儿媳的这种举动感到费解,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抓紧时间去领略东北城市的风光,却将时间花费在没完没了的换洗床单和衣服上。最后老两口一致认为,这一定是南方姑娘特有的生活习性。

 

结果,蜜月还未度完,马小姐已经对与丈夫的亲密行为产生了抵触情绪,她总是抱怨丈夫每次都把她弄得很脏,丈夫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马小姐的洁癖,使她从一开始就压抑了自己的生理欲望。她的这种洁癖属于肉体洁癖。肉体洁癖是指对自己的肉体及其生理现象,或对异性的肉体及其生理现象抱有厌恶态度,觉得它们丑陋、肮脏,因此,不愿意与之产生亲密行为,这直接影响了她与丈夫的夫妻关系。

 

此外,日常生活中最多见的,是妻子对丈夫产生精神洁癖,对丈夫的亲密行为乃至一言一笑吹毛求疵,或十万个不愿意地忍受。有的妻子不但厌恶丈夫的气味、味道、分泌液、汗水、声响,而且厌恶本来是丈夫表达爱情的动作,厌恶丈夫获得快乐的神态言语。在实际生活中,这往往是破坏夫妻和睦的元凶。

 

每个人都有可能出现洁癖。轻微的洁癖很正常,但一旦这种洁癖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就会进而引发焦虑症、恐惧症等心理疾病。

 

你是否会怀疑我们有时候活得太干净了?是啊,活得太干净也是病,要治!

 

要缓解洁癖的症状,除了心理辅导外,一些物理疗法也会因个体差异,产生不同的收效,比较常见的是满灌疗法。

 

首先,让洁癖患者坐于房间内,请其好友或亲属当助手。

 

第二步,在患者手上涂各种液体,如清水、墨水、油、染料等。在涂时,患者应尽量放松,而助手则尽力用言语形容手已很脏了。患者要尽量忍耐,直到不能忍耐时,才能睁开眼睛,看看手到底有多脏。

 

第三步,助手在涂液体时应当交替性使用清水和其他液体。这样,当患者一睁开眼时,会发现自己的手没有想象中那么脏,这对患者的思想是一个冲击:说明“脏”往往更多来自于自己的意念,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

 

最后一步,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就是当患者发现手确实已经变得很脏而忍不住要洗手时,治疗助手一定要禁止他洗手。在这一步,患者会感到很痛苦,但一定要努力坚持住,助手在一旁应积极给予鼓励。通常情况下,只要坚持进行完这一步,患者的症状会有很大的改善。

 

洁癖是强迫人格的常见表现,并且越来越多地出现于普通人中,它看似很正常,甚至很“时尚”,但的确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影响。它的存在是隐性的,形式是复杂多样的,发生却并非偶然的,我们应该足够重视它!

文章分享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